沉浮曲折脉学路-动脉-血管

发布时间:2013-03-30 来源: 作者:

说到我的脉学探索和学习之路,就像我的自学中医之路一样,从来没有像大动脉般的直顺通畅,而是同病变的大隐静脉一样扭曲迂回,从起初对经典的顶礼膜拜不敢越雷池一步到如禅宗参话头般废寝忘食般的苦思冥想,到后来的越学越困以致到最后的一团乱麻,最终不得不放弃了脉学研究和探索,望着李中梓的《诊家正眼》滑寿《诊家枢要》李时珍《濒湖脉学》周学海《形色外诊简摩》《脉义简摩》《脉简补义》《辨脉平脉章句》《重订诊家直诀》张璐《诊宗三昧》;《三指禅》《脉贯》《脉经》《崔嘉彦脉诀》以及“金氏脉学”“王光宇脉学”等现代新兴脉学时真切的体会到曹操“鸡肋!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无味。鸡肋!鸡肋!”的感受。而与此同时我也同时放弃了中医的学习,然而大脑中对于中医的思念依然是藕断丝连,每当下班回家看到家里重堆积如山的医学书下意识的拿起一本中医书,但是一看到那武侠小说般天马行空的思维,言必先圣如同官话套话般的语言。莫名的恶心感便油然而生!于是又狠狠的将书仍在了书堆中。
在放弃学习中医的这段时间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思考:同样是医学为什么西医我就学的那么痛快淋漓,用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而一旦学用中医就卡了壳,同样是医学,同样是治病救人,在我身上怎么就如此水火不相容。同样是一样的人体结构,怎么用中医一诊断和治疗尤其是解释的时候仿佛立刻人体变成仙体:五脏能言语、六腑可听令、奇经八脉可游行………。可是思考来思考去也思考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此时看到“取缔中医”之论又卷土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医废存之争又在中华大地响起。这更加是的我已经几乎错乱的脑细胞更加无序的放电,几乎已经到达了癫痫的边缘!这时真希望有周伯通的“健忘神功”来对大脑来一次彻底洗脑与中医彻底绝缘。或许是天道酬勤,由于我的努力渐渐的将大脑中关于中医的信息一点点的清除出去,自觉天空越来越晴朗,身心越来越轻松,原来自己是作茧自缚,自讨苦吃啊!在这段时间去书店几乎对中医书籍视而不见(这段时间隐约好像看到过黄煌教授的《张仲景50味药证》)。直到忽然有一天忽然外祖母腰椎间盘突出症再次发作,去医院检查后发现竟然合并了腰椎管狭窄,医院见外祖母年龄太大(78岁)又有冠心病不敢手术,于是开出丹参注射液与甘露醇静脉注射。我当时一看到这位主治医师开的处方时肚子里就有火:脊髓神经明显水肿时还要用扩血管的丹参。我当时对家人提出我的看法,但是无奈家人信主治医师不信我,结果打了三天针,外婆腰腿疼,坐骨神经牵拉痛等症状不减反重,外婆被疼痛折磨得夜不能寐,食饭无味,几乎要寻死。在这诸人束手之际,我忽然想到了《十年一剑全息汤》中的薛振生椎间盘突出验方-----全息汤+桂枝芍药知母汤。但是方中有附子不敢用(因为当时没接触过经方,对经方的认识几乎为0)。于是自己加加减减了一些药,没想到28味中药下肚,外婆痛的更厉害,真是搞得我心乱如麻,后来是来想去是未用附子,于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按照原方服用,结果一剂痛减,三剂痛去大半!这件事对我震撼太大了,于是天天捧着《十年一剑全息汤》研读,但是心里觉得总不是滋味,书中药物的加减简直就是不辨八纲的验方堆砌,但是还是认同薛振生老先生的说法,不看理论看疗效啊!于是乎开始在亲朋好友间实验,有的很灵验,有的没效果,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认真的研究经方,因为全息汤就是桂枝汤+枳实薤白桂枝汤+平胃散+五苓散的组合方。因为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坏习惯,所以对这几个方予以重点研究,于是又捡起了原来的中医书,以及疯狂的涉猎与这几个方子有关的内容,也是在这段时间不断的接触到了《经方沙龙》和教授的文章,以及日本汉方书籍和民国中西汇通的经方家,从此我走进了与原来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中医世界。发现自己扎实的现代医学知识派上了极大的用场。原来感染了所谓“中西医学是具有不可通约性的两门学科”毒素的大脑开始开窍,原本水火不相容的两种医学体系开互相渗透。原来味同嚼蜡的文字开始变得浅显易懂,原来神乎其神的论述发现就是忽悠人和神经中毒。
也是在这个时候心血来潮,决定重新研究脉学,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刚下手便习惯性的回到了原来的玄思思维中去,于是又是一轮疯狂的查阅资料和冥思苦想。怎么一条动脉有这么多招式和套路,就这点动脉血怎么就那么行踪诡异。直到有一天闲来看起陆渊雷的《伤寒金匮今释》时,陆氏在论述桂枝汤时提及浮脉时的一段话,犹如醍醐灌顶,当时真有如拨云见日,柳暗花明之感。于是彻底与玄思绝缘,对症状和体征皆遵循陆渊雷,祝味菊之法,断之以西医理法,其不能解释者暂时搁置一旁(因为很多解释不清的症状和体征并不影响用药)居然发现脉法竟然如此简单,《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脉象皆能用西医理法解释而且完全符合事实。真是令人大为惊叹,难怪陆渊雷与祝味菊会这么做,至此,我不在惑于脉学,也不在惑于舌诊。因为中医诊断学本来就没这么复杂,真不知为何到现在还有那么多华夏中医药网还在不断重复着“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无用功!这是可悲!可叹!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