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清热药之表现:清热药使用误区

发布时间:2010-01-15 来源:网络 作者:net

  清热药是为里热证而设。里热证有虚有实,病变部位各有不同,热势轻重不一,此外尚有是否挟湿之异,因此,使用清热药当据证立法,依法选药组方。然而,当今有少数医者在使用清热药方面,不讲辨证论治,遂使清热药滥用不止。滥用清热药之表现甚多,归纳之,主要有以下数种。

  一、有医者但凭西医诊断而用清热药。如西医诊断为胆囊炎,他们就用清胆热药;西医诊断为肺炎,他们就用清肺热药。他们把西医之炎症和中医之热证等同起来,不讲中医之特色,不讲辨证论治,因此,必然降低清热药之效果。

  二、有些病人,经常上火,久治不愈。医者不在经常二字上问个为什么,追溯一下原因,却一味按实火论治,且其方多用苦寒,结果越清热,病情越重。所以然者,以虚火当实火治疗,致阴虚加重,故虚火更旺也。比如:张某某,男,48岁,已婚,工人。长期咽喉干燥而疼,夜来加剧,且久治无效,舌质红,苔少,脉细数等。此乃肾之阴精亏损,虚火上炎之证,当滋阴降火。而医者却滥用苦寒之剂龙胆泻肝汤加减,遂致又出现五心烦热等,即是其例。

  三、医者只知患者是热证,但不知是虚热还是实热,更不知病变在何脏腑,遂将一些清热药罗列堆积在一起组成方剂,并令患者煎服。这样使用清热药,没有针对性,是难取得良好效果的。

  

俗话说,越是熟悉的东西越容易犯错,并且很多错误当事人是意识不到的。清热药是常用药,同样也存在这个问题。常见的用药误区有:
  误区一:用药不对证
  但凡有上火症状 ,或疑似上火,就不管什么证型,也不管所用清热药是否合适,就胡乱地服用一通。
  危害:不对证用药,轻则影响疗效,重则伤害身体。很有可能造成原有的病不但没有治好,反而会吃出一大堆问题,引发新的疾病。
  专家支招:分清上火证型,做到对证用药。当前,不对证用药的现象很普遍,这除了人们对用药漫不经心外,还与人们缺少上火证型的相关知识有关。因为,上火证型不一,所用的清热药也不一样。
  当代临床,可供治疗“上火”的清热药数以百计,“上火”的病证多种多样,其治法应随病因病机的差异而有别。对于普通的非专业人员来说,做到辨证准确有难度,但简单的辨证还是可以做到的。
  1. 分清“实火”与“虚火”
  “实火”与“虚火”的患者在使用清热药时是完全不同的,前者一般直接使用苦寒清热之药;而后者在清热的同时必须配合应用补虚药物和食物;如果是假热真寒的“虚火”就更要注意,一般不能单纯应用清热药,反而应以温热药为主。
  实火 为阳热亢盛所致,多见于新病突起,病势较剧,治当清热泻火,或选用苦寒的黄连、黄芩、山栀子、大黄等组方,或用牛黄解毒片、黄连上清丸、栀子金花丸等中成药,以达清泄火热之目的。
  虚火 则为阴虚所致,多见于久病不愈,或大病之后,病势较缓,治当滋阴降火,选用知母、生地黄、熟地黄、鳖甲、地骨皮,以及苦寒而能退虚热的黄柏等组方,或用知柏地黄丸、大补阴丸等中成药,以达滋阴降火之目的。
  2. 分清“心、肝、肺、胃”火
  从脏腑辨证来说,五脏六腑功能失调,皆可引起“上火”,表现出不同的临床病证。常有以下五种。
  心火 心火旺,常出现心烦、心悸、失眠、口舌生疮、小便赤黄等症状。常用黄连、莲子芯等药物清心泻火。
  肝火 肝火旺,常表现为头痛、头晕、面红耳赤、口苦咽干、胸闷胁疼。常用龙胆草、夏枯草等药调治,可获良效。
  胃火 由于饮食不节、嗜酒、过食肥甘辛辣厚味,形成“食积”,生热化“火”,以致胃火炽盛。症状为胃部灼热疼痛、口干口臭、腹痛便秘、牙龈肿痛等。多以山楂、生石膏、铁树叶等药物泻胃清火。
  肺火 在老年群体中比较多见。其表现主要是呼吸气粗、高热烦渴、咳吐黄稠痰,甚至痰中带血。多用黄芩、桑白皮、甘草等清肺火。
  3. 分清表热与里热
  发热有表里的不同,外感发热与里热。其原因与病变部位不同,使用清热药应注意区别。
  表热 外感发热以疏散热邪为主,同时根据风寒发热、风热发热、风湿发热、风燥发热等不同原因而区别用药,一般多用金银花菊花、桑叶、连翘、薄荷、蝉蜕等清热。
  里热 多为实热,以清内热的药物为主,多用黄连、黄芩、黄柏、石膏、麦冬等。需要注意的是:外感风寒、阳气闭郁引起的外感发热,应用宣散风寒的方法解热,不能单纯使用或过用清热药;而体内气虚阳虚导致的内热,也不能单纯清热,而应以温补收敛阳气为主。


  四、病人只说自己有热,但却不言症状,医者也不问病人,病人说开什么清热药,医者就开什么清热药。病人对自己不负责,医者对病人也不负责。结果,倒霉的还是病人。

  五、在暑天,有个别医者给病人开防暑降温药,但所用之方,不是清暑益气、养阴祛湿之剂,而是令服黄连解毒汤(黄连、黄芩、黄柏、栀子)。此方虽有清热泻火作用,但由于太苦太寒,故服之,易伤人之阳气,也易伤人之阴气。因此,用于防暑则弊多利少。

  六、诊断为湿热犯及脾胃而发黄,医者用茵陈蒿汤加减服至黄退、肝功能恢复正常,而医者仍令服之,并一服又是10余剂,可谓一直清利到底。中医认为,有是证即用是方,证已去之,为无是证而再用是方,是为药不对证,不仅不治病,反而更伤其身。

  七、发热(体温升高)不一定是里热证,里热证也不一定都有发热。然而,有的医者却不以为然,他们一见发热,即认为是里热证,遂立即予清热泻火药治之。有很多发热是阳虚所致,若寒证用寒药,虚证用攻邪之药,其病当然加重。

  上述说明,滥用清热药不仅加剧患者之病情,而且还会伤及人体之正气。因此,千万不可滥用。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