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针的起源、发展与形成历程 耳针起源

发布时间:2016-12-16 来源:中医博客 作者:中医网络

rn一、耳穴的萌芽时期

1973年长沙马王堆四号汉墓出土了大量帛书。其中《阴阳十一脉灸经》中有关于“耳脉”的记载。

《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提到:“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结走上于面,而走空窍.......其别气走于耳而为听。”

《灵枢-口问篇》:“耳者,宗脉之所聚也!”

唐代《备急千金方》:“取耳中孔上横梁,针灸之,治马黄黄疸,寒暑疫毒等病”。耳中穴,相当于现在的耳轮脚。并对耳中穴位的功能和主治做了详细的描述。

《千金翼方》还记载了耳穴---阳维穴:灸耳后筋上阳维穴可治耳风聋雷鸣,灸耳阳维五十壮,在耳后引耳令前弦弦筋上是.“这就是阳维穴的位置、主治和施治方法。

明代《针灸大成-经外奇穴》中记载:”耳尖二穴,在耳尖上,卷耳取尖上是穴,治眼生翳膜,用小艾炷五壮。详细记述了耳尖穴的部位、取穴法和主治,这个耳穴的穴名和取穴法一直沿用到现在。

耳尖这个穴位非常非常的重要,它在耳穴治疗当中起到了很多见证奇迹的时刻。退烧,消炎,镇静,降压,安眠,止痛,抗风湿,抗过敏,提高免疫功能和清脑明目。

民间当猪、牛、羊发生瘟疫时,常用碎碗片或刀具划破耳廓放血治疗,或剪耳尖治疗。可见耳尖消炎的厉害。

运用耳廓诊断疾病,在《黄帝内经》中早有记载。古代医学已注意到通过观察耳朵的位置、大小、厚薄、形态及颜色来诊断脏腑的机能,尤其是肾的情况。

黄帝内经-灵枢-世传篇》记载:肾者主为外,使之远听,视耳好恶,以知其性。

黄帝内经-灵枢-本脏篇》记载:耳黑色小理者肾小,粗理者肾大,耳高者肾高,耳后陷者肾下,耳坚者肾坚,耳薄不坚者肾脆。所以耳朵大,长,厚就是长寿之相。

医家王肯堂在《证治准绳》中指出:凡耳轮红润者生,或黄或黑或青而枯燥者死,薄而白,薄而黑者皆为肾败。

二、耳穴的发展时间

耳穴萌芽期的高潮那非清代医学家张振鋆与其族弟张地山莫属。他们著有《厘正按摩要术》一书,提出了耳背分属五脏的理论。并且绘制了世界上第一张耳穴图(见下):

耳背分属五脏图

民间流传很多耳穴治病的方法:如针刺耳轮,治腮腺炎;手捏耳垂治感冒,针刺耳道口出血治胃病,耳背静脉放血治湿疹。

嘉兴民间,在1935年用移星法(即以油灯芯灼灸耳尖)治疗角膜炎和结膜炎。

浙江民间还有人用烧酒滴耳治疗牙痛。等等。

清代末年,山西运城县有一位人称孙三爷的医生擅长耳针治疗,威信很高。

1930年浙江杭州市有一位76岁的老医师,由于他专用耳针治病,疗效显著,而被群众誉为”金耳朵“医师,”金耳朵“老人。

二、耳穴的形成时期

从20世纪50年代到1993年,可以称之为耳穴形成时期。这一时期发现了200到300多个的耳穴穴位,发表了上万篇耳穴论文,出版了几十本耳穴著作,祖国数千万的患者体验了耳针、耳穴疗法,最重要的是出现了一大批耳穴专家、耳穴爱好者和传承者。更为详细的信息,请听我慢慢娓娓道来。

1956年山东青岛莱西县马声远等根据民间经验,采用单纯刺耳轮三点的方法,治疗30多例急性扁桃体炎,并对耳轮三点以图示和文字说明的形式给予定位,我国的耳穴现代研究由此开始。​

1951年现代耳医学之父法国医学博士Paul Nogier(保罗.诺吉尔)通过灼烧耳郭治疗坐骨神经痛的启发和临床实践,开始认识和应用耳穴诊治疾病。

据说,诺吉尔有一个患者是坐骨神经痛,这个患者找诺吉尔看了很多次,诺吉尔都没给他看好,毕竟坐骨神经痛不是小病,可以突然有一天,这个患者的病好了,这个患者还特意找诺吉尔,并且告诉他自己的坐骨神经痛治好了。诺吉尔听到之后悲喜交加,是那方神圣居然能给你治好,于是这位患者带着诺吉尔找到了这位医生。原来这位医生是旅法华裔,他用烧着的筷子在这个患者坐骨神经穴的位置上进行灼伤,一次就治愈好了。这次事对诺吉尔启发巨大,毕竟他是医学博士,他用西方人科学的思维方式开始思考了,为什么这个耳朵的这个地方可以治疗坐骨神经痛,那么耳朵上有没有其他的穴位,对应其他的部位呢,于是诺吉尔潜下心来,一研究就是六年啊。

1957年诺吉尔在《德国针灸杂志》上发表了题为“Treatise ofAuriculotherapy"的耳针论文,其中载有根据压痛法形成的第一幅“耳针治疗点图”。此图载有42个耳穴、大致形似倒置胎儿。(见下图)

耳穴倒置胎儿图

1958年12月中国人叶肖麟在《上海中医药杂志》上发表了Nogier博士的重大发现:“外耳并非单纯为一弯曲软骨,它是与内脏器官存在密切相关,内脏疾患大致能在耳郭上有相应的反应点出现“。这一理论传入我国及世界许多国家,从此激起医学界对耳针领域的研究热潮。

这理论有一个通俗的说法那就是”耳朵像一个倒立的胎儿“意思就是说耳朵上的穴位分布规律是倒置的,头部朝下,胸部及躯干在中间,臀部和下肢朝上。

1959年出版了很多关于耳穴的报道和著述,以上海耳针协作组成员发表的“耳针的临床研究及其机制的初步探索”和编著的《耳针的应用》《耳针疗法选编》以及河北省中医研究院编著的《耳针疗法》为代表。

1960年,北京《科技小报》发表了北京平安医院许作霖大夫总结临床应用耳针疗法治疗255例患者的科学论文。

60年代末有所谓”一根针,一把草治疗百病“的说法,提倡用针灸和中草药治病,到处派医疗队深入到农村,耳针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得到迅速发展和普及,总结了不少可贵的经验。

这一时期,耳穴研究的发展和耳穴临床的应用导致了耳穴的繁荣,耳穴数量大幅度增加。1970年广州军区后勤部卫生部编著的《常用新医疗法手册》中收载耳穴已达107个,1971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编著的《耳针疗法》中收录耳穴112个。1972年南京某部队的《耳针》载有耳穴131个。1973年江苏新医学院及附属医院编著的《耳穴的来源发展、临床应用及作用原理的初步探讨》中报道,仅据65份文献及不完全的统计,现有耳穴至少己有284个名称并存在记载。

1975年河南省洛阳市科委编的《洛阳科技》,1975年9月第6期出了一期耳穴诊疗法专刊,重点介绍了洛阳李家琪的”压豆疗法'。

1982年中国针灸学会批准成立了“中国针灸学会全国耳针协作组”,耳针工作者有了自己的学术组织。从此耳针进入了稳步发展的阶段。

1984年在昆明召开了第一节全国耳针学术会议。

——陈巩荪等在耳穴探查,发现了穴位「电阻低、电位高」的特性,由此发明了一系到的耳穴探测机和治疗机器。

——管遵信发明耳穴染色法,使耳穴的探查从用电流表作模拟式的显示成为直观式的显示。使耳穴的客观存在更具说服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